您的位置: 黔江信息港 > 育儿

跑步鞋或導致關節損傷 赤腳跑有利健康

发布时间:2019-03-06 18:21:15
跑步鞋或導致關節損傷 赤腳跑有利健康   03月04日訊,對大多數人來說,在公共場合脫鞋和脫衣服一樣難堪。因為大多數人的腳都不太好看,還會發出難聞的氣味。但現在有那么一群人,不僅會在公共場合脫掉鞋子,而且會赤腳跑步,因為研究表明,赤腳跑步對人體的好處多多。 赤腳跑步有益健康 英國人開設“赤腳跑步課程” 英國人約翰·伍德沃德恐怕是赤腳跑步的鼻祖了。伍德沃德在荒原、巖石和湖邊已經赤腳跑了25年。他次赤腳跑步是為了“一種嬉皮士式的自由”,但從那以后,他跑步時再也沒有把鞋子穿到腳上。伍德沃德說:“人類剛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時就是赤腳跑步的,他們必須光腳飛奔捕獲午餐,或者避免成為別的物種的午餐。” 伍德沃德發現自己已成為赤腳跑步潮流的鼻祖,雖然他從未直接讓任何人脫掉他們的跑鞋,但他卻邀請人們周末時參加他舉辦的“赤腳跑步課程”。 他們赤腳跑步的選擇地點是銀谷灣附近的草皮,那兒的草皮相當柔軟,曾經被鋪在溫布利大球場上。 伍德沃德說,人的腳能去任何地方。上完他的課程,學員就能赤腳跑上四五英里,穿過草地和沙灘,一直跑到銀谷灣入海口。但是伍德沃德更在乎跑步的質量而不是數量。課程的個階段是“游戲時間”,脫掉鞋子,學員們在柔軟的草皮、發出咕唧聲的泥地和堅實的沙灘上跑來跑去,地上的東西四處飛濺。伍德沃德說:“這會讓你想起孩提時代脫掉鞋襪,四處飛跑時的快樂。”他說得對,人們很快從一個草叢蹦到另一個草叢,還玩起了投環游戲,祈求好運。 鞋子對腳傷害大 赤腳跑步的原理是:現代的跑鞋對人體有害,會使人的步伐變形。穿著鞋,人會用腳后跟著地,腿還直直地壓在腳后跟上,對關節施以很大的壓力。而如果不穿鞋,人的著地點就是拇趾球或者腳的中部,那樣腿會稍稍彎曲,不會把整個身體的重量壓到關節上。不穿鞋者的腳會從外向內輕微自然卷曲,步子會小一些,腳步會輕一些,走路的姿勢會更標準些。 愛爾蘭物理治療師杰拉德·哈特曼說,他數年前就聲稱鞋子對腳的限制是對腳部肌肉的傷害。他發現:鞋子越重越緊,腳受的傷害就越大。 哈特曼曾經為100多位世界級的非洲運動員服務過。他說:“大多數非洲運動員在成年之前從未穿過鞋子,結果就是他們的腳幾乎沒有缺陷。” 哈佛大學進化生物學家的研究似乎證明了這一點。丹尼爾·利伯曼教授說:“穿著鞋子走路,當你的腳后跟著地時,就像有人拿著鐵錘以3倍于你體重的力度在你腳后跟上狠狠砸了一錘。”不過他也發出警告:赤腳走路必須慢一點,小心一點。而且如果你是個糖尿病人,你在嘗試赤腳走路之前必須征求醫生意見。 學員大多受過傷 伍德沃德訓練人的方法是“從頭到腳”、“由內而外”,他試圖讓那些已經有惰性的肌肉恢復天生的活力。 在腳與地面接觸了一到兩個小時之后,一位學員的腳趾變成了深褐色,腳上還有從池塘里沾上的冰碴,但他并沒感到刺骨的寒冷。行走使他的血液循環加速。在伍德沃德的工作室,學員們開始練習“喚醒腳部”。一位學員被告知,他的腳已經被僵硬的鞋傷害了40年,練習的一大目的就是讓人們的身體恢復到自然的彎曲姿態。 有技巧的赤腳跑步者會抬起腳趾,以拇趾球著地,著地時腳呈自然弓形。這樣人的步幅會變小,步頻會加大,看上去就像足尖點地,一路狂奔。為了讓學員做到這點,伍德沃德把他們的跑步姿勢拍攝了下來。有的學員以為自己的姿勢像羚羊;看了錄像后發現其實像笨拙的犀牛。 來參加伍德沃德課程的學員大部分受過傷,他們希望能夠恢復健康。伍德沃德近幫助一名小腿骨折的18歲年輕人入了伍,還讓一位86歲的老大爺喜歡上了走路。課程的學員中還有英國青年芭蕾舞團的頭牌羅倫·斯勞特,他弄傷了腳,被告知再也不能重返舞臺了。在決定再次進行手術之后,他開始參加赤腳跑步的培訓,18個月后,他奇跡般地重返了舞臺。他說:“赤腳跑步給了我第二次藝術生命。” 也有些人參加這個課程是為了娛樂,他們對這種規律的時間安排和固定的跑步路線感到厭倦,于是他們以受傷為由退出了課程。 開始階段不能快 有些學員會忘乎所以,急于赤腳在有霜凍的草皮上健步如飛,這是一種非常危險的舉動。每個專家都會建議他們開始時慢一點,循序漸進,否則就會有骨折和拉傷的危險。另外,赤腳在跑步機上跑也是絕對安全的。伍德沃德說:“與數十年來腳部天然運動能力逐漸退化的速度相比,其恢復速度是很快的。”他估計,如果赤腳跑上4-6個星期,腳的天然運動能力就能恢復80%。 有學員稱,僅僅跑了5英里后,他的小腿肚子就差點要了他的命。赤腳跑步主要是拇趾球著地,調動的幾乎都是平時不常用的肌肉,腳反而沒什么事。 運動鞋制造商反應迅速 在得知有這么個赤腳跑步群體的存在后,運動鞋制造商們也及時作出了反應,他們設計出的鞋子更瘦削、更貼腳,適合在一些不宜赤腳的路面上或者夜里跑步。 為了安全,有些初學赤腳跑步者喜歡穿這種鞋過渡一下。但即使在大城市,也很少聽說有誰因為赤腳跑步踩到狗屎或者被玻璃劃傷的。安娜·托姆斯是倫敦的一名運動理療師,她已經在這個城市赤腳跑了將近一年,她說:“人們把危險夸大了,沒有誰不長眼睛。”另外,不跑直線是有好處的,除了可以避開障礙,還可以鍛煉到在重復運動中鍛煉不到的肌肉。 對有些學員來說,害羞是的問題,因為不穿鞋上街顯得很怪異。“赤腳從一群少年的身旁跑過,你會感到非常不自在。”伍德沃德說。有些人會在參加訓練時往包里塞雙鞋,這樣在乘車回家時就可以穿上,免得引來人們異樣的目光。 歡迎品牌、企業及個人投稿,投稿請Email至:news@cnxz.cn肝昏迷吃什么东西
老年动脉硬化怎样治疗
治疗脑出血的用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