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江信息港 > 教育

乐昌监狱里的两百艾滋病犯

发布时间:2019-08-23 00:10:45

他们是罪犯,也是艾滋病人。在监狱里,他们是 危险分子 ,在地上磨牙刷柄,对干警叫嚣 搞死你 ,更有犯人将输液的针头扯下威胁干警。与艾滋病犯人零距离接触的干警,同样被 隔离 。工作性质不敢告诉家人,被邻居知道后 从此不再打招呼 。记者探访了集中关押广东省半数以上艾滋病犯的乐昌监狱,解开他们鲜为人知的生活。

2006年开始,广东省监狱对艾滋病犯人采取集中关押。乐昌监狱集中收押艾滋病犯人200多名,占全省一半以上。

乐昌监狱的安全问题一半在艾滋病犯人专管监区。 艾滋病犯人得病后觉得自己很冤, 为什么是我 ,对社会的仇视心理很重。罪犯和艾滋病人的双重身份给监管带来难题。

磨牙刷威胁干警搞死你

自卑、敏感、多疑、暴躁是艾滋病犯人的主要心态。 专管监区副区长陈洋(化名)告诉记者,病犯会将对社会的仇视、报复心理转移到干警身上,不少病犯会辱骂、恐吓甚至袭击干警。

一名病犯擅离学习课堂,与干警发生言语冲突,回到监舍拿来牙刷在地上磨,对干警叫嚣 搞死你 ;吃饭时,一名病犯拿打磨尖锐的水龙头从背后偷袭干警,更有病犯将输液的针头扯下威胁干警。

为了消除对立、抵触的情绪和距离感,干警们平时不穿戴防护服,不戴手套,还要非常注意说话的方式。2012年,一名病犯觉得监区长说的话让他不舒服,突然一个拳头就打过来。 我们认为很正常的一句话,艾滋病犯人可能会觉得你是带有歧视的。

现实中,很多艾滋病犯人都被家人所抛弃,他们中有家人定期探望的不超过10人。很多艾滋病犯人出狱后会重操旧业。有犯人出狱前和干警说, 要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就再进来,在监狱里干警和犯人不会歧视我。

干警的工作 不可告人

艾滋病犯人专管监区的干警平均年龄 岁,基本上都是80后。对于他们来说,这份工作 不可告人 。 除了老婆要告诉,父母基本上都不告诉。 陈洋在艾滋病犯人专管监区工作了七年,一开始告诉老婆要去专管艾滋病犯人,老婆坚决反对。到了专管监区,了解了艾滋病,也就没了那么多的担心。但是巡查时, 无形的压力永远没办法消除 。

陈洋说,来了新干警,会把专门介绍艾滋病的资料给他,还要告诉他艾滋病犯人的特点。干警到专管监区后会有一段适应期, 我自己就有三个月的适应期,自己和家人的心理关都要过,否则没办法做工作 。有干警的父母知道后,找到监区长要求调动,理由是 家里就一个儿子,还没有结婚 。

不告诉父母、朋友、邻居,成了干警们的默契。陈洋就亲身体会到 身份暴露 的后果, 有个邻居,以前经常聊天,知道我专管艾滋病犯人后,就不和我打招呼了 。还有干警 身份暴露 后,小孩子没有了玩伴。 我们只是专管干警,就受到这样的歧视,犯人出狱后的压力可想而知。 陈洋和干警们也由此推己及人,在监管中给犯人足够的尊重。

郑州牛皮癣该去那个医院好
原来帕金森是由这些原因引起的你知道吗
继特发性癫痫应该怎么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