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王勇货币调控需着力解决高额外汇占款问题爆

2019-01-11 21:46:23

  王勇:货币调控需着力解决高额外汇占款问题

  日前,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1月末,我国外汇占款余额达到23万亿元,比上个月增加5016亿元,环比增加24%。这一数据远高于当月外商直接投资与外贸顺差之和。笔者认为,目前,高额外汇占款问题,已成为我国流动性过剩的主要原因。所以,央行货币调控政策应主要围绕着如何有效解决外汇占款问题来做工作。

  外汇占款是

  基础货币供应主渠道

  我国央行投放基础货币的主要渠道,一是再贷款和再贴现,二是财政借透古铜色不锈钢支,三是外汇占款。自从1994年我国实行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至今,央行货币发行体制就被绑在外汇占款这个“战车”上。在现行汇率制度和结售汇体制下,大量国际收支顺差表现为央行的国外资产(外汇储备)增加,直接导致外汇占款迅速增长,从而造成基础货币被动增长。

  为了控制国内货币供应量、抑制通货膨胀,央行必须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等方法,冲销这种由国际收支双顺差所引起的被动的货币供给变动。数据显示,2010年因外汇占款引致的基础货币投放就超过3万亿元。同时,央行对外汇占款源头(贸易顺差、资本流入等)的控制力相对较弱,使得外汇占款成为扰乱基础货币供应趋势的主要变量。而且,相比较而言,外汇占款引致基础货币增长速率极高,因为由再贷款渠道投放的基础货币,必须经由商业银行对企业贷款、企业借款转为存款等诸多环节才能产生派生存款。在这些环节中,明显存在商业银行贷款决策时滞和企业借款时滞,这两种时滞的存在,必然延缓基础货币转化为M1、M2的速度。但是,由结售汇产生的外汇占款几乎是一次性地立即转化为企业的人民币存款

,因此这部分M0转化为M1、M2的时滞远低于由再贷款渠道投放的基础货币,进而会导致M1、M2的迅速扩张。

  尽管2010年数量紧缩呈现逐步加码的趋势,准备金工具在四季度被频繁使用,但2010年基础货币增速反而不断加快。截至2010年四季度末,基础货币余额增至18.5万亿元,同比增长28.7%。其原因是在央票到期资金激增、一二级市场利差倒挂以及准备金工具常态化运用背景下,公开市场被迫大量投放到期流动性,成为基础货币扩张的助涨力量。因为截至目前,部分央行票据发行目的就是为了对冲到期票据(即承兑那些过去发行的,现在已到期的票据)。于是,我们经常看到,央行票据操作一周前是净回笼,一周后则又变成净投放,然后不得不再投放票据进行更大力度的回笼,这就如同在做一种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式的游戏。从未来几个月情况看,基础货币供应增速向上的势头仍然不会有太大改变。所以,通过有效控制外汇占款的高额增长来实现控制基础货币增长已是当务之急。

  解决高额外汇占款

  需大智慧

  首先,积极扩大进口需求,增加社会供给。央行应根据国际收支的变化动态,从及时调节外汇供求出发,建议国家适当降低进口关税,并在信贷、售汇规定方面进行倾斜和导向,通过积极刺激进口,增加国内短缺商品的供给,减少外汇占款对央行调控货币供应量的压力,减少货币供应量,平衡社会供求。

  其次,改革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放复模液体硅胶宽汇率浮动幅度。由于目前人民币升值的预期不断加强,国际游资流入、外国直接投资、国际贸易顺差、外人情冷暖币存款转为人民币存款等规模都会进一步扩大,进而加大货币供应量控制的难度,对货币供应的结构性影响也将越来越大。为保持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和有效性,应当积极探索、改进汇率形成机制,逐步扩大汇率浮动区间,实现真正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笔者建议,从今年三季度开始,可以将人民币兑美元每日浮动区间由0.5%扩大至1%。

  其三,加强可松式尼龙扎带法定存款准备金和差额存款准备金动态调整工具的有效组合。有一种观点认为,由于当前我国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仍然是以信贷渠道为主,存款准备金是影响货币乘数的主要因素。但是在目前我国贸易顺差持续扩大、外汇储备保持较快增长的情况下,由于我国基础货币的被动投放,导致货币乘数对于货币供应量的贡献率非常低。笔者觉得,存款准备金工具直接对准各存款类金融机构总部,其法定性、强制性能使其在回收流动性方面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与我国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没有必然的联系。下一步,应择机上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但更多的是采用差别存款准备金动态调整工具,实现将资本充足率监管与货币政策的有效结合,达到调控货币供应量和降低金融系统风险的双重目标。

  其四,积极执行出口外汇收入存放境外制度。根据外汇管理局规定,2011年元月1日起实施出口外汇收入存放境外制度。全国所有符合条件的外贸出口企业均可将出口外汇收入存放境外,包括港澳地区。此举对有效减缓因外贸顺差和国际热钱造成的外汇占款压力具有积极的作用。外汇局也应对境内企业存放境外的出口外汇收入做好规模管理和登记备案工作;同时,简化出口核销、联核查等业务操作,实行企业事后报告制度;还要对境内企业境外账户收支实施非现场监测,对异常情况实施现场核查,以确保提高境内企业资金使用效率,支持境内企业更好地“走出去”。(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高级培训师,经济学博士)

踢脚线安装价格
辽宁pvc管
手机马达生产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