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铮铮傲骨挺且直抗战中马寅初的两次演讲

2018-12-03 15:09:22

铮铮傲骨挺且直——抗战中马寅初的两次演讲

1906年,马寅初北洋大学毕业后,公派赴美留学,先在耶鲁大学读硕士,后到哥伦比亚大学读博士。从12岁入塾算起,他的读书生涯共22年。马寅初不但是当时流的经济学家,而且尤善演讲,雄辩滔滔。

1940年初,马寅初任重庆商学院院长,应邀给国民党的 将官班 演讲。这次演讲,为马寅初在国民党军队上层发出正义的呼声提供了一次好机会。

面对着一百多位将军,马寅初一口气讲了两个多小时,他说: 现在是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严重关头。全国上下应一致抗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同心同德。共赴国难。但现在不是这样,现在是 下等人 出力,农民和劳动人民在前线浴血抗战; 中等人 出钱,后方广大人民受到通货膨胀物价上涨之害,减少了实际收入,为抗日负担了财力; 上等人 既不出钱,又不出力,还在囤积居奇,高抬物价,从中牟利,发国难财。还有一种 上上等人 依靠他们的权势,利用国家经济机密,从事外汇投机,翻手为云,覆手成雨,顷刻之间就获巨利。存到外国大发国难财。 说到此处,马寅初怒火中烧,他无所畏惧地怒吼道: 这种猪狗不如的 上上等人 就是孔祥熙和宋子文!

马寅初

接着,他讲解了自己的主张: 要反对滥发纸币,以抑制通货膨胀;为了做到有钱的人出钱,向那些发了横财的人搞一次战时资本捐或临时财产税。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必须把孔祥熙、宋子文撤职,把他们的不义之财拿来充作抗日战争的经费。 讲演的课堂内时而鸦雀无声,时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马寅初这样一讲,那位陪同他前来演讲的人显得非常紧张,不知所措。马寅初讲完后,他连声谢谢都不敢说,而马寅初则扬长而去。

这件事,蒋介石很快就知道了,由于他和孔祥熙、宋子文有裙带关系,所以他说: 骂孔祥熙就是骂我! 蒋介石下令召见重庆大学校长叶元龙和马寅初,马寅初说: 叫叶元龙陪我去见蒋介石,我不去,要宪兵来陪我才去。

马寅初(左)和周恩来(右)

1940年中秋节之夜,有人给马寅初送了一封信,他打开信封时从中掉出一颗子弹头。还有一个字条,上面写道: 不听招呼要吃卫生丸的!如果再演讲攻击政府,将以手枪对待,特此警告。 面对这种特务的恫吓,马寅初毫无惧色,他的态度是 士可杀不可辱 。

1940年11月10日,马寅初应黄炎培之邀,到重庆实验剧院演讲,他再次重炮猛轰发国难财的贪官污吏们。马寅初说: 如今是国难当头,人民大众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浴血奋战。但那些豪门权贵,却趁机大发国难财。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前方流血抗战,后方和平满贯,真是天良丧尽,丧尽天良!要抗战,就要这帮人拿出钱来。 他声明: 今天我的女儿也来了,我的讲话就算一份遗嘱。为了抗战多少武人死于前方,文人在后方无所贡献,该说的话就应大胆说出来。蒋委员长要我去见他,他为什么不来见我?在南京我教过他的书(注:蒋介石对经济学外行,曾请马寅初到家给他讲解一些经济学原理,即请马寅初当过他的家庭教师),难道学生就不能来看老师吗?他不敢来见我,就是害怕我的主张。 马寅初还说: 有人说委员长领导抗战是民族英雄,但是照我看来,他只能算家族英雄,因为他包庇他的家族亲戚,危害国家民族。 当时在会场里有特务混在听众之中,因此马寅初大声疾呼: 在后面的警察们,要逮捕我马寅初吧?那就请耐心一点,等我讲完后再下手也不迟。

蒋介石终于按捺不住了,1940年12月6日一个姓吴的宪兵团长,带领一群宪兵闯进重庆大学,声言奉当局之命,要带马寅初去谈话,实际上是逮捕他。临行前,马寅初把一本英文书交给了丁洪范教授,他说: 抽资本税不是我马寅初的发明,次世界大战时英国就实行过。对豪门巨富,抽其财产税理所当然,我走后,还望你们多研究,坚持下去。

马寅初被捕后,先是关押在江西上饶集中营,1942年6月转移到贵州省的息烽监狱。周恩来等人曾多方面营救马寅初,但蒋介石不买账。不久,美国总统特使赫尔利来华,他对蒋介石说马寅初在美国读书时和他是同学,所以这次他来中国要会见一下老同学马寅初。蒋介石处处仰仗美国的援助,面对赫尔利的要求,他只好在1942年8月20日释放了61岁的马寅初,但他实在害怕马寅初雄狮怒吼,只好以不准他写文章、不准演讲、不准授课的三条禁令,把马寅初软禁在重庆歌乐山木鱼堡5号的家中,直到1944年12月20日才首次允许他在一次聚餐会上演讲,而马寅初演讲的题目是《中国工业化和民主是不可分割的》,其矛头所指,仍是国民政府的专制主义。

网上打鱼
野猪机
棋牌游戏招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