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永远的谭嗣同

2018-09-15 11:35:21

一百年前,谭嗣同为变法血染菜市口,舍生取义、杀身成仁。沧海浮生、岁月如潮,谭嗣同永在时间里轮回,吾国吾民永远铭记。

春风无色黯河山,东航不敢望马关。神州病骨似秋草,六朝古道啼血鸟。

国破方知人种贱,马关条约不忍看。连年战乱烽火寒,三军挥泪洒台湾。

青山幽径横尸骨,驿路桥边闻鬼哭。百年风雨血倒流,青山白骨无人收。

金銮殿内郁苍苍,君臣相顾泪沾裳。何处犹唱后庭曲,一曲悲歌诉兴亡。

亡国条约亡国恨,何堪此时亡国声。回首故国与山川,满目苍夷有谁怜?

南海举子万言书,石破天惊动地文。陈述维新与变法,雪雨纷纷绕宫门。

巨风吹浪紫焰开,雷霆波涌向天拍。皇都少年与袖斗,唤得日月不沉沦。

提倡西学废科举,西宫太后泪如雨。祖宗之法不能变,亡国不能亡祖先。

君王一去入瀛台,风卷落花扫芳尘。道是天公感秋色,染得晴空透碧红。

嗣同今年三十余,从此不见结发妻。国之昌盛需流血,流血请从嗣同始。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刑场吟哦万人惊,三十三年化碧土。黄河呜咽向天注,抽刀一断断红尘。

可怜闺妻守空房,夜闻黄梅雨敲窗。花冠不整小窗开,疑是君郎化蝶来。

但见池塘淡淡风,烟柳何处觅郎踪。小径一片残花色,不是花红是血红。

却把相思入哀筝,怨曲重招断头魂。曲中有恨细细思,君在黄泉可闻知?

纤指玉手十三弦,破镜分飞幽恨传。贱妾独剪巴山雨,暮雨朝云血杜鹃。

恍然湖上有归船,一帘幽梦半湖萍。闻君江上和琴声,翻作蝴蝶浇风铃。

朱弦琴声九天来,风吹庭竹蒙玉尘。阴阳相隔分歧路,和妻浅唱回五声。

曲终人散魂已远,画船东去橹声迟。攀折柳条题血书,随江悠悠随君王。

“前尘往事不可追,一成相思一层灰。来世化作采莲人,与君相逢横塘水”。

方形馒头机
开封汽车电子喇叭
佘山水岸名邸户型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