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江信息港 > 科技

点点梨花雨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29:26

老家儿时好友大宝发财了。开春的时候,他打来电话,邀我到他那住几天,并顺便给他写一篇报道。妻子说:“大宝发财了,顺便让他拉巴拉巴你,省得整日过这紧日子。    大宝的家是二排各五间的红砖瓦房,前排的房子就是车间,十几个满身油污的工人在忙碌着,一堆堆被断开的铁棍胡乱地待在院子里,只有一棵梨树在努力给这充满油污的环境带来一些清丽,尽力地伸展着,开着清香的梨花。梨树下有一个女人,正俯身拾着散落的铁棍儿。一阵微风吹来,一片片梨花曼妙着、舒卷着,栖落到她的头上、身上。    “大宝在家吗?”我问道。    “出去了!”她抬起头,眉梢一挑,接着问:“您是……”    等她得知我是大宝的同学,连忙站起身,有些不好意思地摊起有些油污的手,一股红润浮现在她俊俏的脸上,说道:“听说你要来,你看我这……”    她有些局促地把我让到屋来,沏上茶后,便立刻给大宝打电话。    屋里的摆设着时尚的家具,墙角处还有一个书柜,里面整齐地码放着《红楼梦》、《唐诗三百首》、《宋词》、《简爱》等中外文学名著和一些旧的文学期刊杂志。    “这书是您买的吗?”我问道。    “不是,都是大宝头几年买的。”    她边说着,边瞟了一眼书柜。    中午,大宝回来了,带我和他的朋友猛撮了一顿,除了我这不喝酒的,大家都有了醉意才散去。大宝的醉意更浓,回来后有些自豪地对我说:“哥们,我的朋友还行吧,我每天都有人请。”不一会儿,他就倒床上打起了呼噜。    春雨伴着春风,稀稀沥沥地下起来,院子里的梨花也随着散落到地上。    大宝还没醒,电话就响了,又被朋友叫去了。临走时说:“兄弟,你明儿在走吧,晚上让梨花给你做点好吃的,回来咱哥俩再聊。”    她叫梨花,好清丽的名字。    梨花笑着说:“这回是天留客,你塌实待着吧。”    梨花早已为我收拾完屋子,她边铺床单,边靠近我说:“委屈点吧,兄弟,这小的地方,比不了你家。要什么尽管说。”说完,她冲我莞尔一笑走了。    不一会儿,她又来给我倒茶,还问我看书不?她真周到。我脱口问:“大宝哥爱看书吗?“    她脸上浮起灰云,冷冷地说:“看个屁,他就知道喝酒。“    “不对呀,我记得大宝上学时看小说和诗歌了,而且还写了不少,有一篇还在《中学生报》上发表了呢?”我说道。    “这些书都是我们刚结婚时买的,那时他也爱看。可现在,那点艺术细胞都被酒冲走了,这些书也就给我解解闷。”她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我和她谈起了小说和诗歌,没想到她知道的那么多,竟能记下泰戈尔的诗和李清照词。    这时,大宝回来了,喝醉了,是被人送回来的。一进门,就吐了一口,然后醉倒在了地上。我和梨花忙把他扶到床上。梨花边埋怨着,边帮他收拾着,他说了两句酒话,又打起了呼噜。    “大宝哥经常这样吗?”    她静静地坐在那避而不答,眼眶里已有了几滴晶莹的泪。    “刚结婚那回,我们一心想挣钱,两口子没日没夜地忙,可等现在有了钱,孩子也送到城里上学了,我却觉得生活单调的似乎只剩下钱。他的朋友也越来越多,整天的不着家,有时候几天不回来。不怕你笑话,兄弟,我们已经近一年没有那事了……”    外面的雨依旧下着,几朵绽瓣的梨花已经趴到了窗上。    “他其实还是很疼我的,”她低声哭涕着对我倾诉:“我住院那会儿,他一连几天守在床边,对我说的话顶过平时半年……”    她说着的时候,几滴眼泪已顺着眼角滴下,忧悒笼罩着她俊俏的脸。    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瓦口上溜下来的雨水,把门前那小小沟坑变成一条小溪了。新落下来的雨点,打成许多小泡在上面浮动,一刹那又复消失。片片的梨花已被雨打落到地上,又随着这小溪飘到更远的地方。 共 15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怎样预防精索经脉曲张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疗癫痫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