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美联储加息靴落全球经济乏力商品熊市仍将延续

2018-10-13 05:05:54

时隔近十年,备受市场瞩目的美联储首次加息(25个基点)终于落地。比起“预热”许久的加息事件本身,市场更需要关注的可能是2016年的诸多不确定性,2016年也被业内称为“可能是最难投资的一年”。

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7日凌晨3点,美联储发布最新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利率决议,由于2015年稍早,就业市场闲置问题(underutilization) “明显地消退”(diminishedappreciably),美联储对通胀率回升至2%保持合理的信心,因此决定加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从原来的0%~0.25%调升至0.25%~0.5%,所有FOMC委员一致投票通过。

《房地产金融》记者通过采访多位经济学家和投资人士获悉,对中国以及全球市场而言,在贯穿2016年的整个正常化进程中,比加息本身更为重要的便是利率上行的节奏、美联储收缩资产负债表的速度、美元对人民币的波动以及大宗商品市场的持续萎靡走势。

第二次加息或放缓

美联储在声明中称将“温和”(gradual)提高利率水平。FOMC平均预期2016年底利率水平将在1.4%,意味着今年美联储还将加息四次。

美联储主席耶伦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加息条件已经满足。“劳动力市场的复苏(失业率跌至4.9%)可能会逐步推动通胀抬头,如果过晚加息或将致使美联储未来采取更激进的方式加息来避免经济过热,这也可能导致经济重陷萧条。”

耶伦也强调,不要过度强调首次加息的重要性,未来货币政策立场仍然将维持宽松。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告诉记者,“我们认为在美联储在2015年内首次加息之后,第二次加息不会来得那么快。这是因为美联储也要观察加息的影响,观测失业率是否会继续下降,通胀是否继续温和上升?”他表示,加息的直接结果是推动美元继续升值,而升值的结果是对美国的出口和国内通胀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据美联储测算,美元每升值10%,核心CPI就会下降0.5个百分点。

“虽然美联储的利率点阵图(dot plot)预期到2016年底的联邦基金利率会到1.375%的水平,隐含4次加息的空间(很可能是每个季度一次)。但美联储也反复强调未来加息的路径是‘Gradual’和‘data-dependent’(渐进和依赖于经济数据)的。我们认为鉴于目前美国和全球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未来美联储的第二次加息不会早于2016年6月,之后三、四季度各有一次,全年加息3次,到年底会达到1.125%。而2017年加100个基点到2.125%。”章俊对记者表示。

西方资产管理分析师John L. Bellows也对记者表示,“我们预计美联储今后加息速度将更慢,2016年一季度或不会加息。其不希望政策过于透明,因此最好的方式就是避免机械的加息路径(即每一季度加息25个基点)。”

要知道,在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执掌下的美联储以“模棱两可”著称,“格老”也曾表示,“如果你认为自己听懂了我说的话,那么你一定听错了。”尽管当前美联储表示出与市场加强沟通的强烈意愿,但过度透明或将适得其反。

密切关注美联储“缩表”进程

如果美联储在首次加息后仍将维持宽松立场,那么未来其改变现行的到期资产再投资策略则是在实质层面真正紧缩的开始,不仅对美国而且对全球流动性都会有重大影响。

耶伦表示,未来美联储会逐步收缩资产负债表至正常水平,从而有效管理货币政策框架。但她也指出,“美联储仍在探索长期框架,当前尚不能确定未来资产负债表的规模。”

章俊提及,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在QE1推出之前还不到1万亿美元,但当到2014年10月QE3结束之后,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经飙升至4.4万亿美元。鉴于目前美联储还维持把到期资产再投资于更长期的资产(主要是国债和MBS),因此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并没有缩减。

此前,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William Dudley)表示:“联邦基金利率具体到多高的水平,我们内部还没有达成一致,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在结束到期再投资策略之前,我们希望有联邦基金利率已经到达一定的高度。”“有鉴于此,缩表到2016年四季度之前都不会成为现实。”章俊预计。

瑞银财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一帆告诉记者,“在加息的过程中,美联储可能会用逆回购的方式慢慢地缩表,并将会以观望态度为主,如果缩表对于市场影响不大,则会持续进行。”

美元强势人民币迎区间波动

随着美联储步入加息通道,美元走强也将引发全球汇市波动;同时,经历了“811汇改”后,人民币的走势同样倍受世界关注。

进入2015年12月以来,特别是人民币加入SDR(特别提款权)后,人民币在岸和离岸市场都出现走弱趋势;近日,中国更是发布包括13种货币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观察人民币汇率主要看一篮子货币),市场也疑惑——这是不是为央行推行人民币对美元贬值铺路?

美银美林大中华首席经济学家乔虹表示,“近日央行提出新型货币篮子指数CFETS,我觉得央行是在提醒大家,人民币的汇率并不只盯住美元,实际上是参考一篮子货币,未来央行会用一篮子货币指数来衡量人民币。我们预测人民币会温和贬值到6.9,但实际情况还要看美联储以及美元走势。”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包括13种货币,其中美元在一篮子货币中的权重为26.4%,欧元占比为21.4%,日元为14.7%。

“未来的人民币汇率可能会进入一个灰色区域。如果我们把从2005年汇改到2012年人民币单边升值比作一个白色地带,把人民币单边贬值比作一个黑色地带的话,那么未来人民币汇率不是黑也不是白,而是一个灰色地带,它可能是一个区间波动的状态。但这个区间波动的中枢在哪里?这更多会参考一篮子货币,但是又并非只决定于这个一篮子货币。上下边界可能掌握在央行手里,央行会根据市场供求而定。”招商证券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表示。

在他看来,“如果预测未来一年美元指数以100为中枢,在90-110这一区间内波动的话,人民币汇率可能以现在的6.4为中枢,上下波动3%即(6.21,6.59)就足够了。”

与人民币相对的便是美元。记者从部分外汇交易员处获悉,预计美元指数有望在后期攀升至110的水平。目前,美元指数在100上下徘徊。

不过,敦和资产首席经济学家徐小庆也指出,美元持续走强并非板上钉钉,欧洲央行宽松政策的逆转可能打压美元。

“美元两次快速上涨都是在欧央行加大宽松力度时发生的……2015年12月欧洲央行宽松力度不及预期,当天美元指数又大幅下跌2%以上。这些波动特征显示美元上涨的主要驱动力来自于欧洲央行宽松的力度,尤其是负利率政策,而非美国加息。”徐小庆称。

他表示,相关性分析也显示,美元指数与2年期美债收益率的相关系数只有60%左右,而与2年期德债收益率的相关系数高达90%左右。

全球经济乏力商品熊市仍将延续

由于过去一年美元强势走高,全球经济放缓(尤其是中国)导致需求萎缩,大宗商品市场屡创新低,而主流观点预计这一趋势在2016年仍难以逆转。

2015年12月15日,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下跌4.7%,跌破500点至484点,创历史新低;2015年12月16日晚间,BDI下跌2.7%,报471点,再次刷新纪录低点。

BDI是衡量全球大宗商品航运成本的综合指数,衡量包括钢材、纸浆、谷物、煤、矿砂、磷矿石和铝矾土等民生物资及工业原料的运输情况,与全球经济景气荣枯和原物料行情高低息息相关。因此,BDI被视为反映大宗商品行情乃至全球经济景气程度的领先指标,其进入2015年来已暴跌近40%。

除了美元走强,商品消费大国——中国的需求放缓也将持续使大宗商品市场承压。按购买力平价(PPP)计算,目前中国占全球产出的比重达到16%,与美国相当,且中国为全球GDP增速的贡献率超过1/3。如果中国GDP增度下降1个百分点,东盟五国增速也将放缓近0.4个百分点。

不乏大宗商品分析师对记者表示:“2016年似乎也无法看到大宗商品价格回升的希望,全球经济放缓、通缩阴霾笼罩、美联储加息、中国需求放缓都是持续悲观的理由。”IMF则预计,相比2012-2014年,大宗商品出口国2015-2017年的年增长率可能下降1个百分点。

产业投资内参

有价值的产业投资参考

中投顾问

产业投资咨询服务专家

壁虎拼图
南阳龙达FBC新天地效果图-南阳
停车场报送系统图片
壁虎枪
南阳龙达FBC新天地基本信息
服务器机柜图片
壁虎膨胀锚栓
建勋状元城-南阳
江门网络机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