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江信息港 > 美食

黑玉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30:18

今天是第七夜,王迪的孩子去世已经整整七天了。  夏夜的天气闷热的让人难受,王迪把冰柜的温度调到,孩子的脸上渐渐结一层冰霜,他隔着冰柜的玻璃摸着孩子的脸,泪如雨下。  “咚咚咚……”一阵急切地敲门声,王迪擦干眼泪,用布单把冰柜盖好,去开门。  门开了,是王迪的朋友鲁岩,一脸的汗,慌慌张张的样子。  “怎么了?”王迪问道。鲁岩快步走进屋里说:“快给我拿杯水,渴死了。”  王迪递给他一瓶矿泉水,鲁岩毫不客气咕咚咕咚喝进去大半瓶满足的一抹嘴。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块大小如盘子的黑色玉,玉在灯光下没有发出一点反光,光亮照到它身上仿佛被吸收了进去,一看就知不是普通的东西。王迪忍不住伸手去摸,鲁岩灵活的闪开了。  “这是什么东西啊?看上去不一般。”王迪好奇地说。  “你先听我讲这东西的来历,我想这东西对你有很大用处。”他神秘地说道。  “哦,你说。”王迪坐了下来,想象不出这块玉对自己有什么用处。  “前几天我接到你丧子的消息,心里真替你难受,就在我想要来看你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电话里有人问我,有没有死去的亲人或朋友想要复活,我当时觉得这一定是个精神病打来的,刚想骂人。  却听见对方接着说道,你不是有位朋友刚刚丧子吗?为什么不试试那?听到这里我瞬间打了个寒颤,因为,当时你说想要保存孩子的尸体,所以孩子死的事除了我你没对任何人讲,那么他是怎么知道的哪?  好奇心驱使我想去探个究竟,当天我就按照他告诉我地址,找到了郊外一个地方。令我意料之外的是我的目基地竟是一座非常华丽的别墅,看上去造价不菲。  很快有个管家模样的人接待了我,并让在我客厅等,我心想这人派头还挺大。看他的客厅里面摆设更令我惊叹不已了,都是古董,价格不菲的样子。  “欢迎,欢迎。”正当我欣赏着这些古董时,我听到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冷不丁的被吓了一跳。我回头看见来人是个穿着唐装鹤发童颜老者。  “没想到你来的比我预想的要快。”老者似乎很兴奋。  我皱着眉头说:“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朋友的儿子死了。”  “呵呵,别急年轻人,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他走近我身边。拍着我的肩膀,而我突然有种冷嗖嗖的怪异的感觉,不由得退后一步。  “说吧,别卖关子。我很忙,不想耽误时间。”我不悦地说。  老者的脸色突然变得有点不自然,嘴角抽动了下说。“请跟我来,咱们上楼谈。”说完便领着我去他楼上的书房。  在他的书房里我发现了一张我老友的照片,你也认识的,叫做陈勃,是个盗墓高手,后来死了。”  王迪点点头,没有说话。  鲁岩继续说:“我当时好奇地拿起照片惊叫了一声,这不是陈勃吗?老者点点头眼睛里泛出了泪花,这一刻我竟然觉得老者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细看他的眉目间竟然很像陈勃,我指着他结巴地说:“你……你……”  陈勃点点头说:“是的,我就是陈勃,你一定很惊讶我怎么会起死回生吧!”  这时候的我早就惊讶地张大了嘴,很半天才点点头,额头上滴下来的汗珠几乎迷住了眼睛。我顾不上擦一下汗盯着他问:“你真的是陈勃?可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知道你一定很诧异,不过你算不错的了,我之前见过几个朋友,他们知道是我的时候吓的转身就跑,哎!”陈勃一脸悲伤地坐在在沙发上。说老实话我也想转身跑了,可是好奇心驱使我想弄个明白。  “救活我的是这块玉。”说着陈勃在怀里掏出了这块玉,拿给我看。接着他慢慢地叙述着他的经历,语气有点苍凉。  “那时我找到了秦皇墓的一个入口,这个入口非常隐秘,是当时修建坟墓的工匠偷偷留出来逃生用的。而我非常幸运的得到了这个工匠的日记,就是这样我还用了将近3年的时间才找到这个入口。  等我偷偷的进入了秦始皇的墓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做的准备工作太少了,我一进去就迷了方向,而得到这件古物是在一个非常小的空间里,一个兵马俑双腿跪在地上,手里捧着这块玉。  我很容易的就把玉拿在了手里,看了看黑黑的并不起眼,我顺手把它放在怀里。继续往前走着,没想到遇见了看守秦皇墓守卫,我想这里都是古物,我就是跑这些人也不敢开枪打我,可是我低估错了,他们对我真的开了枪,我当场中枪身亡。  我感觉我的灵魂脱离的身体,飘在了空中,我看见自己的身体被人抬到了太平间里。不过我非常纳闷这些人搜走了我身上所有偷来的宝贝,只有这块玉他们好像看不见一样。  所有的人都走了,我看见那块玉发出耀眼的白光,我中枪的皮肤正在自动愈合,紧接着我感觉身体之中有种未知的力量吸引着我的灵魂回到身体里去。就这样一阵昏晕,我睁开了眼睛。”  “这玉这么神奇!”我几乎惊叫起来。  “不可能。”我马上又否定,“切,要是这玉能起死回生,秦始皇为什么自己不用?天晓得,说不定你当时根本没死,还有你的年龄应该是三十岁左右,可你现在?”我上下打量他,想看清楚是不是画了妆蒙我的。  “哼,原来我说了这么多你完全不相信。”陈勃冷笑,“不信你可以把这块玉拿给你朋友的孩子试试。如果活过来就说明我没有骗你!”  “你还没说是怎么知道我朋友儿子的死讯?”我依旧表示着不信。  陈勃望着我,眼神冰冷,使我瞬间感觉脊背发冷。接着他说:“是这块玉告诉我的,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是真的。”说完,他就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打开门说:“既然你不信我说的,那我就不留你了,请回吧!”  “好吧,我相信你。”我还是有很多疑问,但好奇占了上风。心想不管怎么样试试再说,所以我就把玉拿回来了。”  王迪早已非常激动的站起来说:“你的决定是对的,如果能救活我的儿子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现在我们来试试吧?”  王迪小心地接过了玉,打开冰柜,一股凉气扑面而来。两人非常紧张,手心里都冒出了汗。王迪把玉小心地放在儿子的身上,然后站在边上紧张的看着。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孩子的脸逐渐变的红润,两人更加紧张的相互望了一样,紧接着孩子轻轻咳嗽一声,然后慢慢地坐了起来。两人同时惊叫着后退,差点摔倒在地。  孩子看着他们惊慌的样子不解地说:“爸爸,我怎么了?”  王迪反应过来,扑过去把孩子抱在怀里,欣喜不已,激动的抱着孩子又亲又吻,孩子的身上依旧冰冰冷冷,但是精神却异常精神。  鲁岩在王迪的身后,刚想走进他们父子的时候,突然看见孩子冲他眨眨眼嘴角泛起了诡异的微笑……  “你……到底人还是鬼?”鲁岩惊讶地不行,指着孩子磕磕巴巴地问。  “鲁叔叔你说什么人鬼的,我不明白?”孩子眨着眼睛天真地说。  王迪急忙把孩子抱出冰柜,他的手脚还不是很好使,看上去有些僵硬。脸埋在王迪的肩头,鬼头鬼脑地撇了鲁岩一眼。鲁岩惊叫出声,那眼神分明像极了陈勃的眼神。  “王迪,你等等,我感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鲁岩叫住王迪想说出心里的疑惑。  “没什么不简单的,孩子现在复活了,我不想多生枝节。”王迪不耐烦地抱着孩子走进屋里,再也不理鲁岩。  鲁岩思考了一下,转身王迪家,打车来到了那座别墅,然而别墅门户大开,里面空无一人,他在陈勃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副骷髅,一副穿着白色唐装的骷髅,鲁岩心里的疑惑得到了证实。进入孩子身体里的灵魂是陈勃的灵魂,根本不是孩子复活了。可是这些就是说给王迪听他会相信吗?  带着这个忧虑鲁岩回到自己的家,他想先睡上一觉,这一天的经历早就令他筋疲力尽。  就在他刚刚躺下不久,他被手机的铃声吵醒。  “鲁岩你快来……”电话里传来王迪惊慌失措地声音。”  鲁岩睡意全无,一骨碌爬起来,一路飞车来到王迪的家。  “你是谁?你不是我的儿子,你蒙不了我的。”鲁岩推门进去就听见王迪愤怒的指正儿子大喊。  鲁岩像他们望去,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刚刚离开几个小时的时间,王迪的儿子竟然从七八岁的小孩长成了少年,他忽然顿悟陈勃为什么看上去那么老。  “陈勃我知道是你,没想到你这么卑鄙利用我把你的灵魂转移到孩子尸体上。”鲁岩指着孩子大骂。  “你到挺聪明,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孩子的声音变成了陈勃声音。  “没错,我进入秦皇墓就是为了偷这块能起死回生的玉,可是我没想到这个东西虽然能让我起死回生,可是也令我衰老的更快。要我不断地更换躯体才可以,而我更换躯体的目标真的是这块玉告诉我的,等我找到新躯体,我以前的躯体就变成了骷髅。”  “你这个王八蛋,我和你拼了,你还我儿子的躯体来。”王迪大怒向陈勃扑了过去。  陈勃灵活地躲了过去,夺门逃跑了  “老友抱歉。”鲁岩痛苦地说:“我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王迪望着我,虽然没有说话,可谁都能在他脸上看见绝望的表情。  “我们要快点找到他,不然他又会换躯体了。”鲁岩说  “怎么去找,你知道他会去那吗?”王迪迟疑的看我。  “我曾去过他的别墅,我想他也许会先回到那里。”鲁岩其实也没有把握,只能抱着一线希望。  我们以快的速度来到了郊外的别墅。我们停在门口。王迪看了看表竟然是在午夜12点,这个时间让人的恐惧加剧。然后他们一起走进了别墅。别墅里很黑,墙上的电灯开关打不着,可能是有人拉了总闸。我们打亮了随身携带的手电,挨屋查找着。  屋子太大手电的光源不强,走路的脚步声空地传出很远。他们俩人紧张地紧紧靠在一起,感觉他们仿佛走在一座墓室里面。  王迪忍不住问鲁岩,“你说他会回到这里来吗?”  “我觉得会,要不然谁把总闸拉了?”鲁岩一边认真地寻找着,一边回答他。  “哦?这里实在太诡异了,就算找到了他,咱们能做什么?”王迪问道。  “不能让他在继续寻找躯体生存了,他现在根本不是人,我觉得那块玉控制了他的思维。”鲁岩解释着说。  “你说的有道理!可是如果他真的受那块玉控制的话,咱们怎么治服他。”王迪担心地说。  鲁岩沉默了一会说道:“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找到他再说吧。”  王迪点头称是,两人继续一起寻找。半小时后他们在别墅中找到了一个密道,推开之后出现了一扇仅可以由一人进出的小门。楼梯很狭窄,只能容一人通过,鲁岩在前,王迪在后。两人走了大约一百节的楼梯,这里每一级台阶都很凹凸不平,踩上去的感觉很怪异,而且光线很黑。在台阶尽头有一间房间,他们估计陈勃就躲在这里。  “我们进去?”王迪刚说完,忽然感觉面前一阵凉风。下意识抬头一看,居然是儿子开门走了出来,他叫了一声:“爸爸!”王迪瞬间愣住了,只听见鲁岩大喊,“别傻了他根本不是你儿子了。”就在这时王迪看见儿子脸上的肉在往下掉,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副骷髅。骷髅用他尖锐的爪子抓向王迪,鲁岩一声惊呼,拿起手中的匕首向那只手砍去。  骷髅的爪子带着寒风反手刺向他。鲁岩暗叫,这下完了。忽然“砰”一声,玉被王迪被摔得粉碎,骷髅猛地回头。发出一声哀嚎。转眼化成化成了粉末,掉得满地都是。  “儿子……”王迪惊呼一声,紧接着捧着那些粉末痛哭失声。鲁岩站在一旁心酸地留下了眼泪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一个身穿黑色斗笠的人,拦住一个满脸悲伤的路上问:“你有亲人朋友想要复活吗?”  “有!”路上激动地说,  “好的?我有一块玉可以帮助你。”说着身穿黑色斗笠的人,从怀里拿出那块完整无缺的黑玉递给了路人……   共 430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发作是会带来哪些精神症状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