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江信息港 > 旅游

万里外甥忆舅舅惜字如金破例为贫困县小学题

发布时间:2019-09-14 11:59:13

万里外甥忆舅舅:惜字如金 破例为贫困县小学题字

家人忆万里

父亲常和舅舅万里打球,父亲曾悄悄告诉何凡说:“其实我能赢他,但老爷子脾气大,怕他赌气不吃饭,就让他赢。”

外甥何平安在大连读书时,中途路过北京,去舅舅万里家里寄宿过几次,“印象中,舅舅特别和蔼、平易近人。”何凡的父亲(右二)和万里(左二)一起打球。

7月16日,成都市,万里外甥何凡讲述舅舅的故事。

万里为通江县正文小学题词。

7月16日下午3时,万里同志的吊唁仪式在北京举行。吊唁厅里数不清的挽联和花圈中,有这样一副挽联很特别,它来自四川通江正文小学的全体师生。

万里晚年奉行“不参加剪彩、奠基等公务活动,不再担任名誉职务,不写序言不题词”的“三不主义”。但在2005年,却“破例”为这所小学题写校名。“舅舅之所以‘破例’,一是因为通江县是革命老区,他有感情;二是他重视教育,心系山区的孩子们。”在外甥何凡的眼里,舅舅万里是一个和蔼、平易近人的人。

7月16日下午,在成都青羊区八宝街一户民宅里,何凡向华西都市报讲述了舅舅万里的点点滴滴。

和蔼的舅舅

舅舅喜欢打球 父亲悄悄让彵

到何凡的家中时,恰好何凡的二哥何平安也在。客厅里挂着一幅巨大的照片,那是2003年1月18日拍摄的,照片中,何凡夫妇站在万里身后,此时万里已是满头白发。

“那会儿舅舅精神还很好,喜欢打桥牌,也还挥得动球拍。”回忆起舅舅的音容相貌,何凡感慨良多。

“舅舅喜欢打球,家里人也都跟着打球。”何凡翻着家庭的老照片,指着父亲何正文与舅舅一起打球的合影照,“那之前,两个老人都爱打球,也会比赛切磋。常常是舅舅,父亲第二。父亲曾悄悄跟我说:‘其实我能赢他(万里),但是老爷子脾气大,怕他赌气不吃饭,就让他赢。’”

何凡说,舅舅去世前一个小时,母亲万玲、大哥何协定、妹妹何妮妮还进行过探视,“我们都以为他能够活过100岁,那知道……”沉默了一会儿,何凡回忆起了关于万里的往事。

何凡与何平安,是何正文将军之子。何正文将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副总参谋长,夫人是万里的胞妹万玲。

何凡与何平安都在成都长大,与远在北京的万里见面次数并不多,但是每一次见面,都让他们记忆犹新。

何凡还记得初见舅舅时的场景。1966年末,17岁的他从成都来到北京,几经周折找到了位于东单船板胡同的舅舅新家,并寄宿下来。

“那是一个阴冷的冬日,当我穿着绿军装,叩开一扇油漆斑驳脱落的木门,一位中年人开了门。”何凡说,尽管是次见面,但他仍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舅舅。“我喊了他一声,并且作了自我介绍。他露出了轻松的笑容,热情招呼我快进屋。”

何平安曾在大连工学院(现大连理工大学)读书,中途路过北京,去万里家里寄宿过几次,“印象中,舅舅特别和蔼、平易近人。”

[:刘晓婧] 1

八度 : 国内

本文地址:/news/china/2015/0719/ml


抽奖小程序
微信如何开发小程序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