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江信息港 > 历史

梦回武唐春 第208章 谁的错-

发布时间:2019-09-26 03:47:00

梦回武唐春 第208章 谁的错?

冯xiǎo宝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把安巴布给吓了一大跳,他座在那儿直接看傻了,搞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明明刚才冯xiǎo宝还好好儿的,怎么现在冯xiǎo宝一下就摔到地上去了?

这让安巴布百思不得其解啊?

呆座在那里愣了好一会儿,安巴布才赶紧的走上前去,将冯xiǎo宝从地上扶起来,对他説道:“xiǎo宝,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该死的,又要和我抢……”冯xiǎo宝双手捂着头,一脸痛苦的大叫。

“什么?”安巴布不明所以的追问。

他哪里知道,这阵儿冯xiǎo宝的体内,藏着李遥正在拼命的想冲破冯xiǎo宝对他的压制,从冯xiǎo宝带给他的束缚之中解脱出来,这样他就能再度的控制冯xiǎo宝的身体,重新夺回这身体的控制权,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冯xiǎo宝才会痛成这样的,他会骂李遥,那也就丝毫的不奇怪了。

当然,这些事情都只有冯xiǎo宝和李遥二人知道罢了,冯xiǎo宝不説,安巴布肯定是不会知道的,而且这种事情,还真就有些悬乎,估计是冯xiǎo宝説了,安巴布也不会相信,所以冯xiǎo宝觉着,还是不要説出来的话,免得一会儿安巴布知道,以前这具身体干的那些事儿

梦回武唐春  第208章 谁的错-

,都不是他冯xiǎo宝干的,那问题可就大了。

难得安巴布对现在的自己那么看重,如果让安巴布知道,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李遥给他的,那他肯定就会看重李遥,不会看重自己了,冯xiǎo宝此时此刻,心里就是这般想的,越是这样想,他越是不敢把真相説出来。

就因为这样,冯xiǎo宝只能强忍着脑子里传来的疼痛,痛的在安巴布的怀里翻来覆去,痛苦莫名,安巴布只能这般眼巴巴的看着,什么都做不了,瞪着冯xiǎo宝不停的叫道:“好儿子,你到底是怎么了,老爹能帮你什么吗?”

“哎哟!这是怎么了?”安巴布话音刚落,大厅门外,铃娘便是迈着步子走了进来,一看到躺在地上痛的打滚的冯xiǎo宝,铃娘便是惊讶的叫了起来。

“铃娘。”冯xiǎo宝则是抱着叫道。

铃娘着急的跑了过去,和安巴布一起一左一右的将冯xiǎo宝从地上扶了起来,扶着他座到在那边的椅子上,而一向细心的铃娘,突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以前她和冯xiǎo宝见面的时候,冯xiǎo宝看她的眼神都有些陌生,可现在两人再见,这种陌生感顿时消散一空,让铃娘感觉眼前的冯xiǎo宝并不像以前给她的感觉那般陌生。

所以这阵儿,铃娘还站在那儿,看着冯xiǎo宝一阵发呆。

安巴布则是盯着她着急的説道:“别干站着啊!赶紧想想办法啊!你难道就想站在这里看着儿子痛死啊?”

“我能有什么办法?……呀!这姑娘……她……她不是千香楼的楼主吗?她怎么在这儿,这是怎么了?”铃娘摊着手,一脸无耐的回答安巴布,可话才説到一半,她就发现了那边桌子上躺着的凝香,语塞的问起了安巴布。

安巴布现在哪里有心情去理会凝香,他担心的可是自己儿子,至于説凝香,反正她都已经死掉了,安巴布觉得人死不能复生,还得先关心活着的人才是,哪里还有心情去管凝香呢?

可就在这时,瘫在椅子上痛的翻来覆去的冯xiǎo宝,突然之间一下就停住了动作了,整个人像是傻子一样的座在那儿不説话了。

他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可把安巴布和铃娘二人又给弄的无语了,两人皆是站在那儿看着他,异口同声的呆道:“xiǎo宝,你不痛了?”

“凝香……”冯xiǎo宝突然一下子站起身来,直接双膝一软跪倒在桌前,呆看着桌上躺着的凝香,大叫出声。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滴滴眼泪就像是断线的珍珠一样,不断的自他的双眼之中滑落,不错了,李遥终于是成功的将身体的控制权夺了回来,而他现在会这样跪在凝香的尸体前痛哭,更是説明了李遥现在有多么的伤心。

如果是冯xiǎo宝的话,他是不会做这样的事的,只有李遥才会对凝香这般有情有义,可他这前后不一的动作表现,实在是把安巴布和铃娘二人,看得傻眼不已,两人压根儿就搞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为何刚刚还痛的死去活来,现在一停下来,就变得这样痛哭流啼了,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李遥则是跪在那儿哭了一阵之后,他这才停了下来,忍着伤心从地上站起来,李遥伸手一把将脸上的泪水擦干,转身对安巴布和铃娘二人説道:“老爹,老娘,你们去睡吧!不用管我了,我没事儿了,这里我会处理好的,你们放心便是。”

“不是,儿子……你……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安巴布着急的问道。

“是啊xiǎo宝,你刚刚和现在简直就是判若两人,你要是不给我们説清楚,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的话,你让我们二人如何放心得下你?”铃娘也是跟着叫了起来,语气里对李遥是一阵质问。

她是一个极其心细的女人,又是看着冯xiǎo宝从xiǎo长大的,不会看不出来他身上的不对劲儿的,从刚刚到现在,李遥和冯xiǎo宝二人不管是説话,动作,还是对凝香的态度上,都是两码子事儿。

你让铃娘如何能够不追问?

安巴布也不是傻瓜,到了现在,他才终于是看出来了,自己这个儿子真的很怪,他虽是不明白自己儿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现在这样的情况,却不是安巴布能不予理会的,僵起一张脸,安巴布直接瞪着李遥説道:“你xiǎo子不对劲儿,你今天晚上一定要把这事儿给我们説清楚,你知道吗?你刚刚和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你是两个人,现在的你,不是我的儿子。”

“老爹,我……”李遥语塞。

“你到是説啊!我是你爹啊!”安巴布红起眼,几乎是用吼的,把这句话吼了出来。

此时正值大半夜夜深人静,宅子里本来是静静的,可安巴布这一吼,立马就将在后院里休息的安雨吟等三个女人给吵醒了,三人二话不説便是穿起衣服,赶紧的朝着大厅这边跑了过来。

一进门儿,看到厅里的情况之时,三人都是当场傻眼了,在问清楚眼下的情况以后,三人也是跟着围了上来,站到铃娘身边,齐齐的将目光盯向李遥,李遥这阵儿就像是千夫所指一样,心里一阵难受,嘴里却是一句话都説不出来。

他被冯xiǎo宝压在身体里的时候,清楚的知道冯xiǎo宝做的所有事情,凝香是怎么死的,他当然也知道,就是因为冯xiǎo宝的一句她未能理解清楚的谎言,凝香就上吊自杀了,李遥现在都不知道,凝香的死,他到底该怪谁,是该怪冯xiǎo宝没把话説清楚,还是怪凝香太过冲动?他若是怪冯xiǎo宝,可冯xiǎo宝就是他,他就是冯xiǎo宝,他们二人现在是一心同体的,他还能怎样?

可若是怪凝香太过冲动,那凝香已经死了,还去责怪她,这对她来説是不是太过于痛苦了呢?

就因为这样的两难,李遥站在那儿久久无言,过了好久以后,他才苦着一张脸,仰头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对安巴布等人説道:“老爹,我们现在能先别説我的事儿了吗?凝香死了,我想先将她葬了,也好让她入土为安。”

“这……”安巴布哑口无言。

“你们也帮我吧!先给她办个简单的葬礼,超度超度吧!”李遥偏头看向铃娘和安雨吟等人,对她们説道。

铃娘抬头看了看安巴布,两人对视了好一阵儿,她才轻声对安巴布説道:“行吧!xiǎo宝説的也对,人已经死了,再让她这样摆在这儿也不好,还是先让她入土为安吧!等这事儿办好以后,我们一家人座下来再聊。”

“行,那就这样吧!”安巴布没有办法,只得苦起一张脸应了下来。

之后,一家人便是就地的将大厅摆弄了一下,给凝香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葬礼,铃娘等人也给凝香换上了漂亮的衣杉,替她清洗了身子,而李遥则是给凝香跪下,狠狠的磕了几个恕罪的头以后,他这才起身,找来自家马车,将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凝香拉起,与安巴布一起,驾着马车带着她朝城外行去。

如今计划成功实施,李冲被坑一道入狱,凝香作为当事人,肯定是不能再回去千香楼了,否则李冲一旦出来,便会找她的麻烦,其次,凝香已死,必须得带她出城安葬,这样李遥心里才有那么一diǎndiǎn的恕罪感,觉得自己不会那么愧疚。

而对于凝香的死,这完全就是在意料之外的事儿,李遥也根本预料不到,当然李遥现在怪的还是自己,如果那时候他意志坚定一些的话,就不会被冯xiǎo宝突然跳出来搅了局,然后説了那些谎话,让凝香误会。

所以李遥总结,凝香的死,全都怪他,是他的错。

乐山白斑疯医院
乐山白癜病医院
乐山白癜风
乐山白癜风好的医院
乐山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