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江信息港 > 网络

邓聿文粮食中的隐忧

发布时间:2019-04-09 15:50:24

邓聿文:食粮中的隐忧

60年来晚的一场初雪,2月粮食生产。

这10项措施,着眼于国家整体的粮食生产和物价稳定。数据显示,1月下旬50个城市29种食品中,绝大多数的价格在延续上涨,菜价更是涨速加快。鉴于此,市场普遍预期,今年1月CPI涨幅将超5%,紧接着,出于对通胀的耽忧,央行日前再次加息。

孤立地看,少数月份超5%的CPI涨幅并未到达严重通胀的程度,似乎不必大惊小怪,但是,考虑到此轮物价上涨是在上一次通胀不久后的整体物价反弹,实际的通胀水平少已到达严重通胀的边缘。特别以粮食为主的食品和蔬菜价格涨幅巨大,对严重依赖食品的低收入群体将形成很大冲击。而从中外处理通胀的历史经验和教训看,对恶性通胀的忽视,常常会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

国家之所以高度重视物价和通胀,原因首推北方的持续干旱。据统计,北方冬小麦主产区旱情,已使1.12亿亩冬小麦遭到影响,面积和产量均占全国的八成以上。北方的旱情是近期催高食品通胀的主因,对我国夏粮生产也将构成严重威胁。不仅如此,其影响已波及国际食粮市场。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报告,全球食品价格指数连续7个月上涨,今年1月全球食品价格指数达231点,创历史新高。这与中国北方的延续大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除此之外,食粮生产成本不断上升,农民种粮效益下降和在粮食7年连续丰收后一些地方出现放松粮食生产的偏向,都使得我国的粮食安全面临巨大隐忧。

近年来,种子、化肥、农药、农用柴油等农资价格普遍上涨,使农民种粮本钱大幅增加,再扣除机械作业费、用工成本等,农民种粮收益增幅实际不高。因此,若要提高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就必须提高农民的种粮效益。而在无法降低粮食生产成本的情况下,只能提高食粮收购价格。从这1角度看,近几年食粮尤其是食品价格的大幅上涨,有助于种粮农民将更多的劳动力和资源投入到粮食生产中,增加粮食产量。事实上,可以把农产品和食品的价格上涨更多视为一种恢复性上涨,这类上涨本质是对长期以来资本边际报酬率太高、劳动和土地的边际报酬率过低的一种纠偏,同时也让价格信号在粮食生产中发挥调节作用。由于只有让价格信号指点农户和企业的行为,他们才会把资源投向涨价的领域,增加涨价商品的供应,实现供给需求的新平衡,这是市场经济环境下消除通胀压力的根本之道。

一些地方在食粮连年丰产后放松生产的偏向,则主要表现在:一是对农业基础设施特别是水利不重视,二是将包括基本农田在内的农地用作房地产开发。水利设施不受重视,甚至处于“带病”运转的状态,在遭受极端天气等自然灾害时不能发挥有效作用,对粮食安全是非常有害的。而把宝贵的农地卖给房地产开发商以套取暴利,也是近年来一些农作物和食品供应短缺的原因。

粮食足,天下安。要实现今年稳物价防通胀的目标,搞好粮食生产是基础。基于此,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的10项措施都非常有针对性,如扩大冬小麦抗旱浇水补助范围、中央财政预安排农机购置补贴资金、提高稻谷收购价、加大旱区的基础设施建设等。加上此前公布的“一号文件”强调对水利的投入,应该少能确保今年的粮食产量不会有大的下落。但为长远计,还有必要采取更有针对性的对策,如严厉监管地方的征地、卖地活动,开拓更多的海外食品来源渠道,提高民众收入水平,完善食品涨价与贫困户补贴挂钩制度等。总之,应通过增加产出、保障供给来稳定价格,从而达到抑制通胀之目的。

小孩厌食怎么办
宝宝挑食怎么办
孩子挑食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