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江信息港 > 生活

为什么有些医生如此喜欢Google眼镜

发布时间:2019-03-20 12:33:16

为什么有些医生如此喜欢Google眼镜? 医生真的很爱Google眼镜,在查房时可以快速获知病人的医疗记录,在手术时录像还可以培训学生。难道这是要抛弃病历本的节奏?

青蛙开米特(美国布偶人物)近出现在波士顿贝斯以色列医疗中心的急诊室里,告诉医生它胸口痛。医生只是轻轻地歪一歪头就可以从 Google 眼镜中得知开米特近的心电图、医疗记录等信息。

不要担心,青蛙开米特并不是真的生病了,这件事只是想表明 Google 的头戴式计算设备——Google 眼镜是如何工作的。Google 眼镜能够帮助医生快速得到病人的病情,不需要反复在电脑前调取资料。

本文作者是 Susan Young Rojahn,她是《MIT科技评论》杂志负责生物医学的,原文发布在MIT TechnologyReview 站。

在急救室里使用 Google 眼镜来查看病人的医疗记录,其实只是一项很简单的试点项目。参与本项目的急诊医生 Steve Horng 率先测试了这款设备,“急诊室医生是一项对信息量要求很大的工作,即便是很小的病症也有可能会给病人带来很大的危害,能早一分钟获得病人的信息就有可能拯救一条生命。”

人们想测试头戴式计算机能否帮助工人在工作繁忙、抽不出手来的情况下还能获取对工作有用的少量数据。这其实只是一些测试中的一项,这种测试涉及各行各业。

为什么有些医生如此喜欢Google眼镜

对于整个可穿戴计算设备而言,这种测试可能会产生很有潜力的功能,但也会存在许多挑战。

Google 并不是一家提供这种设备的企业。比如,爱普生公司已经开始销售一种可以让护士看清病人皮肤下血管的眼镜,Vuzix 公司也生产出了一种可以辨别友军和敌军的军用头戴式显示器。

波士顿贝斯以色列医疗中心的急诊室里一共有 4 副 Google 眼镜,谁轮班谁就带上。护士检查到病人在病房时,医生使用 Google 眼镜扫描病房外面的 QR 码,便可以获知医生现在正在巡诊的是哪一间病房。他们所用的 Google 眼镜上运行一款定制的应用程序,可以通过医院的无线络来访问病人的医疗记录,并将相关的信息投射在 Google 眼镜的那一小块屏幕上。

通过这款应用程序获取的信息量是有限的,而且不能通过手势或语音命令来进行复杂的内容搜寻。但是对于急诊室的医生来说,能获得病人的医疗记录就很有用了。

美国旧金山一家名为 Wearable Intelligence 的公司开发出了一款 Google 眼镜应用程序,它能禁用 Google 眼镜的所有社交功能,并将其络锁定到医院的无线络上,Wearable Intelligence 公司还为其他行业的企业开发订制的 Google 眼镜应用程序,比如说为油气工人提供及时的环境信息等。

虽然说有些人对 Google 眼镜持怀疑态度,但是又很多证据可以表明可穿戴计算设备能在诸如医疗、油气开采等行业获得成功。Google 近在剑桥举办的大会上,美国各地医生纷纷赶来向参会的人展示他们如何使用 Google 眼镜来参与医疗活动。美国缅因州一位名叫 Rafeal Grossman 的医生,他是位在肝脏手术中使用 Google 眼镜的医生,他认为这种技术手段可以帮助医生学会新的手术方法。

但是在波士顿贝斯以色列医疗中心的试点项目并不会像外界发放测试时录制的视频,起码现在是不会公布的。Horng 医生说,“我们不想进行任何可能会泄露病人信息的行为,在个案分析还未结束、基础还未构建好之前,我们是不会将视频对外公布的。”

很明显,Google 眼镜也有局限性。当笔者在波士顿贝斯以色列医疗中心拜访 Horng 一生的时候,Wearable Intelligence 公司的员工正在为 Google 眼镜测试一种全新的外置电池。在没有外置电池的支持下,Google 眼镜的电池只能运行这款应用程序 2 小时。因为急诊室医生要连续当班 8 个小时,所以 Google 眼镜短暂的续航是完全不够的。

跟许多人一样,有些医生质疑 Google 眼镜的有效性。Horng 说,急诊室医生一般都对科技感兴趣,但是在试点项目中他们对 Google 眼镜的热情因人而异。“有些人就是喜欢使用新的技术,愿意尝试新鲜事物,而有些医生拒绝使用 Google 眼镜,他们觉得还是病历本舒服,有可能永远都不会用Google眼镜。”

但是有很多医生对这种技术表示兴奋,他们并不把 Google 眼镜看作是医生与病人交流的障碍。实际上,波士顿杨百翰妇女医院的肾病学家 Karandeep Singh 认为,Google 眼镜能改善他们的工作。他说,“现今的电子医疗记录已经改变了医患关系。”在很多情况下,医生查看电子记录和询问病人的时间一致,“一些医疗的艺术已经被遗忘了。”

波士顿贝斯以色列医疗中心所使用的应用程序很快就会更新下一版本,开发团队计划加入语音控制,或许会使用非 Google 的声音识别引擎,“现在的 Google 语音识别能力没有我们想的好用。”

Google 眼镜交互界面的局限性也有可能促使一些潜在的创新出现。参与本次试点项目的纽约大学计算机科学家 David Sontag 说:“医疗用途的移动设备对情报学和算法有了新的要求。因为头戴式显示器不能显示太多内容,所有医生只能在一定时间内看到有限的内容。”

要想让 Google 眼镜或者其他可穿戴设备更有用,就得改进算法,让正确的数据能在正确的时间传递给医生。Sontag 说:“在移动设备风靡的背景下,做到这一点显得更加重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